我想知道Haz这个肿嘴唇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看着好像蜜蜂叮一样好好笑啊hhh!大伙别光点赞啊,都来猜猜呗233虽然我觉得可能就是个水肿……

第一张是16年圣诞的照片貌似,有没有人知道Haz身后这位小哥是谁呢?

第二张图来源于 @未负潇湘 太太的微博。

私心打个双人tag。

【osterland】我爱你

现在是!凌晨两点半!有什么错别字都别管了我已经神志不清了!还有一个困扰我整个中学生涯的问题,时差到底怎么算的?所以这篇文里有错误大家就……别指出来了,我算不明白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编的编的!包括酒店啊什么的!
祝Harrison生日快乐!希望osterland能朋友一生一起走啊!
====================
Harrison收到来自Tom的邀请的时候,内心感到了一丝奇怪。他的蜘蛛侠最是个恋家的男孩,本身工作就忙,满世界地飞着,休息的时候巴不得和自己的家融为一体,再也不要动弹才好,怎么这次不到一周的假期,就想邀请自己外出旅游。

自从Tom成为蜘蛛侠以后,他们就极少一起出去旅游过,当然...

有没有人有Harrison发的那个“当你最喜爱的T恤被人偷穿去接受采访”那条推的截图呀😭😭😭

嘤嘤嘤

就个段子_(:з」∠)_

第一次写真人……害怕,啪啪打曾经认为粉不上真人的自己的脸。

总之就是个段子,请什么都不要上升

and正主真甜!

@月冉酱 

====================

Tom此时正躺在酒店宽大柔软的床上,舒适地伸展着四肢。房间的隔音效果好极了,此刻陪伴他的只有静悄悄。Tom Holland从来就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在床上横着竖着都滚了几圈,他还是受不了地拿起了手机。

开个直播?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No,不行,还得爬起来去找个帽子来带上才行,否则可能十分钟后就有剧组的工作人员破门而入发出怒吼。浴袍配什么样的帽子合适?Oh,算了吧。

他翻开了通讯录,往下拉了一阵子,才看到...

God Father

黄喻A to Z活动

==================

这个小镇是连接大陆东西的重要交通枢纽,按理说应该是个相当繁荣的城镇,可事实上这里虽然有来来往往的商客旅人,却只有旅店数量众多。许许多多到此歇脚的,长期以来都听说着这个小镇长大的人不免感到万分失望,这里没有摆着琳琅满目商品的集市,也没有有歌女舞女的喧嚣广场,有的只有寒冷的风雪,昼夜不停地吹着。

流云趴在旅店的窗台上,看着窗外肆虐的寒风,掩饰不住眼里的失望。屋里的几个男人正在炉火边举杯畅饮,其中包括他喊做爷爷的,一个络腮胡子大叔。两个人的年龄差明显不对劲,但是这里围坐着的都是这个络腮胡子雇来的脚客,其余人也都是来来往往擦肩而过的过客...

七夕贺文

又一天训练结束,郑轩几个人飞奔着去吃了晚饭,之后纷纷飞奔回房间,原因无他,他们的正副队长又开始黏黏糊糊起来。

从训练休息的时候开始,氛围就变得粉红起来,难不成是因为七夕到了?

徐景熙一脸的你们这些没救的注孤生,哪里是因为七夕才黏糊糊,明明平时都是,只是最近你们比较敏感罢了。

郑轩不想与之争论,默默地承担起了把小卢赶回宿舍的任务。

于是黄少天还在餐厅“文州文州你尝尝这个”,“文州文州我想吃那个”的时候,宿舍走廊都已经清干净了。尽管如此,两个人回寝室的时候还是有些鬼鬼祟祟。

一吃完晚饭,喻文州就着急忙慌地拉着黄少天往寝室跑。黄少天被他拽着,也不敢大声嚷嚷,只能压低声音:“喂喂,文州你要不...

之前写过一篇短打,其中写了文州变鱼差点儿漏进下水道,那时候我家只有一条鱼,后来给它捞了两条同伴,都是体型比它小很多的那种。结果一次换水的时候,我爸没有注意下水道的漏网没安,其中一条鱼真的……就这么……下去了……下去了……去了……

整个人都不好了啊喂!QAQ另外那只都吓白了好吗!(应该不是)

然后买了一条和原本这条差不多大的,活泼极了,天天在缸里上蹿下跳,能跳出水面,还能弄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来吸引注意力。

所以缸里现在看起来仿佛一家三口。

我还是很心疼漏下去那条,没想到段子成真,简直要怨恨自己QAQ

【晴琴】一块玻璃渣

审题,BE,慎入(敲黑板)

因为是个BE,所以只当个脑洞写了,不想具体了,就酱吧……

=============================

妖魔肆虐的年代,苦的不只是人类,还有那些立于鬼族顶端的大妖们。

八岐大蛇的阴谋,八百比丘尼的协助,让本来就一触即发的人魔大战在无声无息之间打响,一度看到了人魔共存曙光的阴阳师和大妖们瞬间饱受反扑,疲于奔命。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们没有从前那么好对付了,他们开始学会服从命令,学会使用计谋,有组织有目标地征服人间。

地狱的修罗们攻打平安京时,安倍晴明首当其冲,带领自己的式神联合各路大妖顽强抵抗(写出了抗日剧梗概的感觉……),妖琴师便是他的式神之一。...

【晴琴】踽踽独行

天色渐亮的时候,山中的小妖们都在悦耳的古琴声里相继离开自己的休息地,出来四处转悠。如今的平安京,真真担得起平安二字,也不知鬼王大人与人皇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但是现在确实四方太平,人妖互不侵犯的状况已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以至于现在的小孩儿看到猫妖犬神都不知道害怕。

妖琴师弹完一曲,伸了伸懒腰,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将膝上的琴收到背上,离开此地出去走走。今天天气不错,树梢随着风微微摆动,摇下些许落叶和花瓣。除此之外,这附近都被妖琴师打扫得非常干净。

大部分的妖怪在极其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外貌都不会有什么变化,尤其是一般的妖怪,那些大妖的形象倒是没个准。妖琴师还是那身白色羽织裹着蓝色波纹的浴衣,过肩...

© 潦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