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字号】鱼片粥

对哦,我是一次性更的为啥不放一起= =

习惯成自然,写的时候分章放的时候就也……= =

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了,挑了一个评论比较多的改了【也就俩= =,其他俩删了,真是对不起点了小红心的姑娘们Orz但是这样看起来比较方便嘛

非常喜欢一家神奇的店店里有神奇的店主和神奇的店员这样的设定= =+

这回大家都是正常人类啦~\(≧▽≦)/~

1.

蓝雨饭馆,说来算是个在附近小有名气的饭馆。不过前几年经营的甚是随意,这几年才开始逐渐规范起来,店主是一位叫喻文州的和气的年轻人。店里的伙计清一色是年轻的小哥,或好动话多,或闲散懒慢,或缺个心眼儿少根经……风格各异,个个单身……咳,扯远了。

蓝雨也不是没有落魄过,有一阵子入不敷出,让前任店主魏琛着实束手无策,最后干脆撒手不干了。不过在那之前,他挂出了告示,比试厨艺,得到他的认可他就把店连伙计整个儿送给他。

这在当时可是个大新闻,白白能得一间挺大的店面,连伙计都招好了不用自己麻烦,再说了比试厨艺也对自己也没什么不好,就算没有成功还能白吃一顿饭呢。抱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可怜了魏琛,连摆了三天的比厨大会来的一个能看上眼的都没有,店里的食材倒是水一样的流走了。

其实魏琛心里并不是全无打算,假如一个星期过去仍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入他法眼,那这店就传给他宝贝徒弟。他有不少徒弟,有大多学了三个月就自立门户或者找别的工作去了,能撑一年半载的都不在多数。不过其中就有一个年轻人,跟着他一跟就是四年。

“兔崽子别往外搬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敢情还不是你的店不花你的钱你不心疼是吧!”魏琛拦住还在往外搬食材的徒弟,抓起一根萝卜就在他眼前晃,“这都是钱!老子临走了还得给你们做打算多花这么多钱,你们也不知道节省一点!”

“卧槽卧槽卧槽魏老大能不能别这么没下限!说的我多想坑掉你这些钱似的你要是招不到人这店就是我的我多合算啊我巴不得你别弄了招不到人我白得一店面!我还在这里给你鞍前马后搬着做那还给你当评委提意见我容易嘛我!再说了来的这些个那个不是煮一碗面煎一个蛋要么炒个萝卜肉片的,费你多少钱了啊!咱一店里人晚饭还有了呢,虽然说都不怎么好吃就是了,连个能做整桌菜的都没有你就别嚷嚷了啊。让让让让,今天收摊了那我把东西搬回去!”搬着萝卜的人说的话连箩筐都不够装的,魏琛听到一半就显出不耐烦的神情,转身准备和他一起去搬东西。

这个人也堪堪18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叫黄少天,挺形象一名字。就如他的名字给人的感觉一样,他整个人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从头到尾忙活这个忙活那个脚不点地走路带风,这都算得上优点,谁家不喜欢手脚麻溜还不偷懒的学徒呢。不过这都不是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最大的特点就俩字:话多。手脚不停的同时嘴也不停,手脚停了的时候呢,嘴还是不停。这点饶是魏琛再满意他都有点受不了了。

除此之外,黄少天还有着惊人的厨艺天赋,这也是魏琛器重他的真正原因,他对食材有比较敏锐的直觉。就好像同样随手做一道菜,他能在没菜谱的情况下做的色香味俱全,你要问他为什么完全没有经验凭空也能做好,他会告诉你:我觉得。但是,当然啦,这一行大多还是要吃经验的,再有天赋的也不是随手摘一道菜来就行,黄少天也一样,一样得从学徒干起。

黄少天依然还在叨叨叨,一边收摊,被魏琛一棵黄瓜砸在膝盖窝里,嗷嗷叫。得了,起了反作用了,更吵!

围观的人见这摊是要收啊,都摇摇头遗憾的离开不再继续围观,有些本来打算卷袖子上来试试身手的这会子也不打算继续了,纷纷离开了现场,巷子里一下空荡得刮风卷落叶一般凄凉。摊子已经收到一半,许多食材都已经被扛了回去,黄少天正准备去摘挂在外头蓝雨的招牌和比试厨艺的大字报,却看到面前站了一位年轻人。

“啊啊啊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哥,你来迟了一步啊我们这里已经收摊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要不你明天再来?”

“啊……收摊了啊,还是来晚了。”年轻人耸了耸肩,叹了一口气,白净的脸上微微渗出一点汗珠,似乎是赶过来的。

“诶这位小哥你难不成是专程过来我们这个厨艺比试的?哎呀如果是真的那请你明天一定要来呀,先你这样的人太少了,好多人啊都是过来摸鱼摸虾的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啊。不过小哥我看你这样儿……”黄少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做得什么菜呀?西餐?其实我们蓝雨还是满传统的基本都做中餐,你要不还是考虑考虑去别家?”

“不,我就是来这里面试的。”年轻人被他说的微微一愣,但是依然坚定的说道。

听到面试两个字,本来在一边打算由着黄少天把人轰走的魏琛忍不住抬起头来打量这个年轻人。他说的是面试,可见还是很看重这次机会。

“得了,别说了,来试试吧。”魏琛大手一挥,黄少天几乎跳脚。

“我靠靠靠靠魏老大有没有你这样出尔反尔朝三暮四的啊!!!!我才刚刚把东西搬进去你又说要面试???你特么在逗我??!!搬来搬去好玩还是好看啊你怎么不全都自己来啊那我保证一点意见都没有!!!”

“去去去!把东西全部搬回去!我哪里出尔反尔了!这冲突吗?反正就这位小哥一个人,上厨房去试试吧。”魏琛朝着年轻人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他进去,留黄少天一个人目瞪口呆对着一摊收拾了一半的锅碗瓢盆。

“这特么就领厨房去了?说好的厨房重地闲人免进呢!!谁是亲徒弟?!”

 

2.

到了厨房,魏琛大概给人说了一下,大意就是我这里有的食材器具全部都能用,想做什么随你。

蓝雨大小也是个馆子,器具算不上太全,很专业的或者庞大的,和西餐的不少器具就没有,但是总的来说肯定是不少,喻文州四下看了看就点了点头。

“但是,我做事情慢,而且,我想做的东西也慢,您能等吗?”

“怎么?你想炖东西?行啊,做吧,晚饭就在我们这里吃吧。”魏琛丝毫没介意。

“谢谢老板。”年轻人笑起来眉眼弯弯的。

魏琛摆了摆手:“别叫老板,你既然来面试你也知道我是准备把这店交出去的,叫我名字就行,魏琛。小哥怎么称呼?”

“啊,魏前辈,我叫喻文州,文章的文,九州的州。”

“唔,挺着挺有文采的名字。行吧你先做着,饿了出来就有吃的。”外头一堆熟饭熟菜都是今天来应聘的人留下的,味道怎么样就不好说了,但总得吃完呀。这三天来可是苦了蓝雨这一波儿伙计,就算提出自费去外头吃魏琛都不让人走,非得把自己的一份吃完才行。

魏琛溜达到门口抽起烟来,喻文州就开始四处探寻翻找食材。翻着翻着喻文州忽然就笑了,从池子里提起一条草鱼来。鱼还能摇头摆尾,但是狭小的水池空间显然让它活的很不舒服,也不知道是惊吓的还是饿的,反正一副蔫儿蔫儿的样子,喻文州就干脆将它提上了砧板。

宰杀洗净、去鳞剔骨,喻文州动作不快,也谈不上行云流水,最多算是宰得干净。不多时一条鱼已经被拆干净了。喻文州依然不急不缓的,架锅起火,放入清水,盖上盖子开始煮水,另一边开始切了一些姜丝和蒜粒儿,另起一锅开火。放油,等油温升高,放姜丝和蒜粒儿一呛,然后将剔出的鱼头鱼尾和鱼骨入锅稍煎片刻,起另一锅的谁加入其中。水早已沸了,这样一浇爆出浓香来,引得魏琛直往这边瞧。熄了另一边的火,这锅改文火慢炖,喻文州盖上盖子,便出来讨晚饭吃。

魏琛虽然算不得什么名厨大腕,但是看喻文州这幅模样心下宽了许多,莫名的对这个年轻人抱有了很大的期许。喻文州就和蓝雨一群人一起围坐一桌吃完饭,魏琛把他给大家都介绍了一边,又一一引人给他认识了。

他的徒弟黄少天,店里的伙计郑轩、徐景熙、宋晓,还有李远。

喻文州和他们一一见过之后的时间基本都是黄少天的。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本来不是什么好习惯,但是在黄少天做来却丝毫没有违和感,他非但不喷唾沫星子,还能保持和他人一样快的进食速度,喻文州非常惊讶的盯着他看,想知道他是怎么一边咀嚼一边咬字清晰的。

“……你盯着我看干嘛我啊脸上有米粒啊?没有啊?莫不是你看我太帅了,哎我也知道我帅你也不用这样盯着啦哈哈哈哈。”黄少天忍了一会儿受不了了开始打哈哈。

“啊,不好意思失礼了,我只是觉得……”喻文州赶紧别过眼,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抢去了话头。

“啊哈哈哈哈觉得话很多对不对!喻小哥啊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不带耳塞也能活真的。”徐景熙这个人有的时候就像少了根筋一样,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快死在黄少天的眼刀之下。

“噗,我倒是觉得少天很厉害啊,怎么做到一边吃饭一边说话的,要小心不要被呛到。”喻文州笑眯眯的说道。

在座的众人都震惊了,这是多么温柔的人才能在听完那么一大段一大段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从今天早上爬起来去买了什么样的早餐遇见了什么样排队的人开始说起的声波攻击之后还能淡定的夸奖别人并且婉转的劝人家不要再说话了!这是什么样的技能!我也想学!

就连黄少天也震惊了,盯着喻文州:“啊……哈哈……是吧,我也奇怪我从小长到怎么大怎么就没被噎死啊。啊呸呸呸哪里有人咒自己被噎死的,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啊。喻文州是吧,那我叫你文州哦?……”得,并没有什么卵用,该说的还是继续说着。

倒是喻文州,一边吃一边听着,时不时点点头应和几句。

喻文州吃得不多,显然还是着急回去看锅,十五分钟之后便放下碗筷回厨房去了。

黄少天一见自己的倾诉对象离开了,显然有点失落,转而吐槽起了饭菜,这下倒是有人加入了他的阵营。

“说来,厨房挺香的,你们猜猜喻小哥做的什么?”李远吸了吸鼻子问道。

几个人猜什么的都有,不过大多闻出了鱼香味。

黄少天也吃完了,甩甩手就把碗筷丢给宋晓他们去洗,自己就想往厨房奔。

“臭小子!别打扰到别人知道么!”魏琛冲他喊。

黄少天进厨房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兑麻油、盐和胡椒。黄少天一眼就看见边上放着成块的鱼肉。

“你这是做的什么啊?鱼片汤?要不要我帮你片鱼肉?我和你说哦,我别的不说就这个刀工好歹也是练了整三年的,别说生鱼片了就算是三丝面我也给你切出来,怎么样?保证薄厚均匀,片片筋道。”说着黄少天就想抽刀来处理鱼肉,却被喻文州拦住了。

“还是我自己来吧,怎么说也是面试,你帮我不就等于作弊了么。”话是这么个理。但是黄少天不甘心,四处转了转显然还想找事情来干。

喻文州噗嗤一下笑了:“你就在旁边陪我说说话吧。”

黄少天觉得人生都被点亮了。他活了十八年的生命里第一次有人请自己陪别人说说话!这对于黄少天来说是莫大的肯定及鼓舞,黄少天简直感动得要热泪盈眶了,他从没有见过喻文州这么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人。

于是黄少天牟足了劲儿张口就来,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饶是喻文州也听得耳朵起茧子频频走神。

用调好的油盐调味,喻文州转身去淘了些许米,下了锅。

“你,你这是做的……鱼片粥?!”黄少天见他淘米时就觉得难以置信。

“是呀,是鱼片粥。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只是很少人来这里做这种……主食,我以为你会做道菜什么的。”

“也是看到鱼的时候偶然想吃鱼片粥的。少天想吃吗?”喻文州笑眯眯的问。

所以这人做鱼片粥是因为自己突然想吃了?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能懂这个高深莫测的人。

 

3.

米一旦滚熟,接下来的步骤就很快了,片鱼片,下鱼片,撒葱花儿,起锅盛碗。

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鱼片粥就这么被端上了蓝雨众人正围着嗑瓜子的桌上。众人的表情都有点微妙。

“就做了这个?”魏琛抬头问喻文州。

喻文州一面摘到手上厚厚的隔热手套,一面点点头:“是。”

魏琛挠了挠头,得了,都摆面前了,尝呗。让黄少天拿来了碗瓢分给众人,每人都盛了一点来吹凉品尝。

吧唧吧唧,魏琛咬了一片鱼肉。吧嗒吧嗒,黄少天吞了一口粥。呼噜呼噜,郑轩吸着气喝了一口烫烫的鱼汤。

大家都咂吧着嘴,却都没说话。

喻文州自己也盛了一碗,一边吹一边小口小口吃着。

粥并没有炖的很浓稠,米粒洁白透亮,在浓浓的鱼汤里若隐若现,鱼片还带着微粉,被葱花衬得分外鲜嫩。尤其是现在整碗鱼片粥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带出丝丝香气,朦胧中鱼米汤都混在了一起,只有葱花是鲜亮的。

这种家常的菜色很难评价好坏,因为人们常常会觉得自己常吃的那种味道比较好吃,因而一般真正面试”的时候很少人会选择这种食物来做。

众人沉默的吃着,直到一大碗鱼片粥见了底。

“魏前辈……”喻文州犹豫着开口了,他眼见着一群人吃光了鱼片粥也没给出个评价来,心下有点不安。

“挺好。”思索了半天,魏琛就憋出两个字。这粥算不上多惊艳的菜色,人间美味更是瞎说,但是就是有种让人停不下来的味道,咸淡怡人,一碗接着一碗,趁热入口。

显然一干伙计也是这么觉得,一个个说不出所以然来,就知道把盆吃空。

喻文州就这么留了下来,还成为了蓝雨的店主。

不过自从他成为店主之后,蓝雨的风格就很为人津津乐道了,因为喻文州改变了餐馆的模式,前来的食客由点菜改为了点食材,可以告诉厨师自己想要的制作方法,也可以不说,由厨师来发挥,更可以什么都不点,告诉蓝雨看着来。同时也推出各式物美价廉的快餐,荤素搭配,凉菜小炒基本都能有,周周不重样,固定两餐饭点才有,类似于某洋快餐店的超值豪华午餐模式。

这个模式一出,蓝雨着实火了一阵子,前者吸引不少食客,后者更是吸引了一帮天天愁吃饭问题的年轻人。那阵子蓝雨一干人都忙的恨不能脚不点地。喻文州更是,他虽说是个好厨师,但是对于经营一事却也要慢慢上手,那阵子忙的他天昏地暗,好在从副手到伙计都是在这店里做熟悉了的,帮衬了不少。

那阵子终究熬了过去,蓝雨生意慢慢的也稳定了下来,经营也渐渐步入正轨,如今店里就是现在一副和平景象。

喻文州作为店主,那黄少天就是副店主差不多的存在,反正不是按照伙计算。喻文州改革的不仅仅有向外业务方面的,还有内部的收益分配。从店长到伙计所有的人都是按照净收入的百分比分配,生意好了那大家都赚,生意不好不赚也不是店长克扣的。店里还可以包吃包住,如果有了家室自然可以自己出去住,那么工资也能多分一成,只是蓝雨这一群都是单身汉,没有一个出去住的,还不如住店长集体租下的单身公寓划算!所以他们门对门的住满了一栋单身公寓的某一层。一层也不大,三间房,将将够六个年轻男人居住。

房子是喻文州去租的,黄少天郑轩几个老员工早就各自该退出租房的退出租房,喻文州也是从家里搬了出来,都愿意抱团一起住进楼道里来。搬进来那天,黄少天理所当然的把人东西和自己的搬到一个屋,喻文州只是笑笑说辛苦少天了,没别的更多的反应。

之后徐景熙有提过这事儿:“我其实搬过来之前挣扎过,真的,我想店长说了两人间那怎么没人提房间分配问题?万一和黄少分在一起了我咋办?呵呵,结果我想太多了,当时觉得店长怎么那么大义凛然用自己换来了我们的安宁,现在想一想这根本是个阴谋啊!”

宋晓切了一下:“呵呵,谁的阴谋?店长的?”

郑轩:“那没准黄少的呢,你看他像是好人?”

李远扭头去看正小蜜蜂一样围着喻文州嗡嗡嗡的人:“不像!”

“这不就完了。”宋晓拿着牙签剔了剔牙。

“你们几个!宋晓郑轩李远徐景熙!就说的是你们四个别给我装石像!”他们背后想起了气势如虹的声音,几个人都是一抖,“别偷懒!该干啥干啥去!桌子都擦完了?地拖一遍了吗?餐具也消毒了?那还不去准备晚上的食材?”

“啊啊啊啊啊大中午的刚吃饱饭很困耶……”郑轩懒洋洋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掏了掏耳朵,进了厨房。剩下三个人也各自站起来准备找个地方磨洋工去,事实上饭点刚过,东西都收拾完后确实没什么事情做。

“诶?这是……陈老板?”

陈果,是这条街上一家网吧的老板。陈大老板经常在他们这儿点小炒,但是一般都打个电话然后让伙计来取,这样亲自在返点过后来还真是不多见。

“陈老板陈老板,来来来坐坐坐。”这可是他们这儿的熟客,固定客源还是大客户,一般从员工到网吧客人一天下来能稳定在五到十个客源呢,黄少天隔着门帘看见,立马就出来招呼了,李远也赶紧端了杯水出来。

“不用不用,谢谢谢谢。我今天店没开,外面刚回来,没饭吃,上你们这儿来看看,随便剩饭剩菜给我打包点儿就成。我屋里还四个没吃饭的呢,我要不带点正经食物回去,马上又去泡泡面了。”

陈果想的是,店里人多,剩菜总有一两道,再下个面条什么的,店里锅大炤大,怎么折腾个十分钟饭菜也齐全了。

“咳,陈老板说的什么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哪能给你们打包剩菜剩饭呢,给我半小时马上炒几个菜。”黄少天一听,就往身上套围裙。

“不用不用,有啥吃啥就行,今天是真累了随便吃点面条什么都行,想早点午休了。”

喻文州就在这时候出来了:“陈老板?巧了,今天做了道排骨,本来想中午放成午餐的,结果粉裹得太多了,午餐了都没熟就没卖,好大一盘,我给您打包点?”

“成!有米饭最好,没有下点水饺给我。有汤么?有汤来一碗,速成的也行啊。”


评论 ( 12 )
热度 ( 89 )

© 潦草君 | Powered by LOFTER